成為僕人領袖的勇氣
專訪曹光彪書院導師鄭智明

文:校園記者陸美賢 │ 圖:校園記者周家熙、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  第81期 九月號 澳大人

“我不是要在澳大建立一隊攀登隊或繩索拯救隊,而是希望作為服務學生的僕人領袖,讓每一個學生都能成為優秀的人。”成長於澳門青洲區的“澳門仔”鄭智明是有23年豐富教學經驗的體育老師,是一名熱愛戶外活動的登山愛好者。本學年,他來到澳大,成為學生的“僕人領袖”,跟書院學生一起開拓一片新的探險地。

喜歡“通山跑”

開課伊始的曹光彪書院,被一片爽朗的歡笑聲包圍著,鄭Sir正在帶領一班書院小老師和書院助理進行體驗教育活動(歷奇訓練)。學生們聚精會神地聽著指示,拿著面前的工具躍躍欲試。

於青洲木屋區長大的鄭Sir從小喜歡“通山跑”,小時候家附近的山和河流就是他的“遊樂場”。這位戶外冒險導師,曾帶領無數學生和團體翻越世界各地的高峰,與大家一起感受山帶來的視界與心靈的擴展。新學年,他出任澳大曹光彪書院導師,希望把個人經驗和教學帶入書院,“透過戶外教育活動,協助學生建立更強的應變能力和團隊精神,面對困難時懂得多方面思考以及有迎難而上的心理質素。”

攀越高峰讓鄭智明學會謙卑

人越往上走越要懂得謙卑

鄭Sir有自己的一套教學理念,“我不是要在澳大建立一隊攀登隊或繩索拯救隊,而是堅守自己的教學宗旨:作為服務學生的僕人領袖,希望每一個人都能成為優秀的人。”“僕人領袖”(servant-leader)一詞是美國管理學者格林里夫(Robert K. Greenleaf)提出,這樣的領袖是以服侍、滿足身邊被帶領者的需要,作為他最優先的領導責任,聖雄甘地和已故南非總統曼德拉都是僕人領袖的典範。在鄭Sir這位希望能成為學生的“僕人領袖”的眼裡,“優秀”並非社會地位高低或賺錢多少,而是不論何時何地仍堅守高尚品格,回饋社會,服務有需要的人,他說:“人越往上走越要懂得謙卑、彎腰。不計較付出多少,不要求回報,要成為服務別人的僕人。”

鄭智明在書院開展各類型戶外教育活動。
圖為他在美國猶他州的錫安國家公園攀岩。

山林把他從幽暗中拯救出來

“有人認為登山是走出舒適圈,我反而覺得我是走入舒適圈。”鄭Sir回憶起當年家人離世的打擊,讓他一度無法分辨坐在面前的人是真實還是幻覺,“只有當我走入山林的時候才能感受到眼前所有都是真實的。”是鄭Sir對上帝的信實與戶外自然把他從無底的幽暗深谷拯救出來。因此,他覺得在登山途中所經歷的一切都很值得學生學習,他會教導他們從中反思生活、豐富人生閱歷。

鄭智明(左)為書院學生進行體驗教育活動(歷奇培訓)

帶隊往喜馬拉雅健行

遊走在大城市與深山村落,他看到城市人看不見的另一面,“成為別人的祝福”一直是他的人生格言,“看見不少村民為了採摘果實,從樹上跌下骨折後沒有受到治療而導致手腳畸形的情況。也有很多地方的婦女不懂得處理經期,衛生環境惡劣。”因此,他在2016年帶隊前往喜馬拉雅健行時,組織團隊在尼泊爾偏遠山區教導當地人們簡單的外傷包紮法和改善個人衛生的工具,利用簡單的布和扣子教導當地婦女自己縫製衛生巾,並和當地醫療站合作提供消毒服務、急救法和縫製衛生棉。大大改善當地人們的衛生環境,他微笑著說“用自己生命去祝福別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鄭智明的攀山態度從來不在於要打破甚麼紀錄,他愛山,更愛置身其中的樂趣。圖為攀登北美洲的最高峰──阿拉斯加德納利峰。

開展紮營繩索教學

“過往帶領中小學生做戶外活動比較困難,條件限制也多。澳大體育設施完備,單是攀石場已節省了我尋找訓練場地的心思,可設計更多體驗活動。”鄭Sir在院長的大力支持下創立曹光彪書院領袖冒險計劃,在計劃下建立一戶外體驗教育團隊,名為Me to We領袖探索團隊,開展基礎登山課程、體驗教育指導員課程、獨木舟教學課程、繩索活動與野外急救課程,除此之外,還有讓書院院生共同參與的各項戶外教育活動體驗。”他希望能逐漸把戶外教學從書院拓展至全校,更希望有朝一日能在澳大開設一門有學分制的戶外教育的學科。

訪問短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