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譚錫忠教授:用情專一的玩具收藏家

文:張愛華、校園實習記者陳拓 │  圖:何杰平、張愛華、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  第79期  五
月號  澳大人

呂志和書院有一個角落,裡面珍藏著高達、霸天虎、威震天、大黃蜂變形金剛等模型,各種角色經常偷偷輪番亮相,往往能為院生們帶來大驚喜。這些吸引人眼球的展品皆來自該院副院長譚錫忠教授的珍藏。譚教授是一位愛好專一的玩具收藏家,這份愛好源自他對童年的一份眷戀,“時光流逝,長大出來社會工作後,都希望能抓著童年的時光,於是就開始尋找童年玩過的玩具,並珍藏起來,這些玩具代表的是我人生中一段最美好的回憶。”

 

把損品變珍寶

走進譚教授的辦公室,發現比外面的展覽更加精彩:精致的聖鬥士星矢系列、星球大戰的激光劍和頭盔、雷神的鐵錘,以及美國隊長的盾牌等,應有盡有,儼然一個小型玩具博物館。小時候的譚教授對玩具充滿好奇,由於家庭條件不富裕,不能在商店買新的玩具,有時他就去到一些舊倉庫裡尋寶,“有時候在倉庫中辛苦搜尋出來的很多都是別人眼中支離破碎,不值一文的垃圾,但在我眼中則有著再創造的無限可能。”

譚錫忠教授:“喜歡玩具的人有一份童真。”

譚教授擁有把損品變珍寶的本領,朋友也因此經常把廢棄的“垃圾”贈他。有一次譚教授從朋友那裡又再接收了兩個看似破爛的飛機玩具,於是他將兩架飛機重新組裝拼接,成為一個完美的玩具。這次經驗為譚教授帶來教學上的啟發。他說:“其實我做副院長有一年多,每四個月我就想走人,因為很累,每天要面對不一樣的學生和想法。但我現在還沒離開,因為當我見到學生有一點點的進步,內心就有莫大的滿足感。學生就像那兩部改裝後的飛機玩具一樣,只要他們有適當的配合,都有機會變成有價值的珍寶。”

譚錫忠教授笑說會把這款珍藏的
變型俠醫模型送給女兒做嫁妝

“玩具界的人用情最專一”

除了書院副院長,數學系教授的身份外,譚教授笑稱自己還有另外一個身份——初代玩具炒家,“有的玩具我入手時僅值30澳門元,出手的時候卻漲到400澳門元。”但他其實更加喜歡純粹的玩具收藏,他說:“喜歡玩具的人,心思比較不會太複雜,而且對人對物也比較專一,更有一份童真。"其實搜尋玩具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譚教授坦言做一個玩具炒家,背後涉及買賣,但當中會見盡很多人生百態,“還能在人的溝通和價值的衡量中學到很多真實的東西。”

譚錫忠教授的兩個寶貝:女兒和鐵甲萬能俠

除對玩具有所愛好外,譚教授對書法也用情至深。熱愛中華文化的他,多年前已開始練習書法,辦公室和家裡還擺放了珍貴的墨寶。早在2005年,譚教授和電腦及資訊科學系學生合作開發了一個寫字系統的軟件——澳門大學源遠書藝文化系統(http://www.umac.mo/pub/gccs/cht/index.htm),以及澳門大學賀詞系統(http://161.64.198.10/gccs/main/chinese_greeting/),致力於向大眾推廣中華文化的魅力。書法於譚教授而言有著無窮的吸引力,他說:“毛筆的柔毛就是它最偉大的地方,怎樣使用軟毛來寫出各種字體,表現不同的心情、情緒和美感,都是非常非常地吸引人。”

用情專一的譚教授還是一位愛錫女兒的好爸爸,她的女兒——法學院中葡雙語法學士學生譚知微從小在父親的玩具堆中成長,她笑說:“我爸常說‘玩具界的人用情最專一’,這啟發了我在大學選定方向後,就要像他玩玩具一樣專情而富有熱忱,將所學的知識謹慎且不取巧地用心組裝,所獲得的將會是一生中最珍貴的寶藏。


譚錫忠教授在20年前購入一個在高士德區的單位
用來專門放置他心愛的玩具。
現時擺放在書院的模型只是“冰山一角”。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不熟悉譚教授的人以為他很嚴肅,但跟他熟絡了卻會覺得他仍像大小孩一樣。呂志和書院院生、工商管理學院二年級學生陶德本對譚教授的第一印象是:“一位55歲的數學教授,仍像個大男孩一樣喜歡機甲模型,愛好竟然如此童真,肯定容易交流。副院長平時跟學生說話沒有架子,跟學生關係如朋友一樣。”呂志和書院另一院生、生物醫藥專業一年級學生沈彤認為譚教授待人處事不拘小節,而且願意為學生解決問題,“他在書院展示自己的收藏,拉近跟院生的關係,亦令人有種在家的感覺。”

譚教授經常抱著獨樂樂不如眾樂樂的心態,“與其把玩具藏在家裡,不如將玩具放到書院的展櫃,讓有興趣的學生大飽眼福,也可以讓同學們覺得我是一個有趣的人。"譚教授有時甚至割愛,把心頭好轉贈學生或送到博物館。“有的學生見到展櫃的玩具會兩眼放光,我有時會主動送給學生,但不會以成績或獎勵作交易,因為這只是對學生一份單純的心意。看到他們歡喜,我也十分喜樂。”

很多人會覺得收藏玩具很浪費,譚教授說:“只要不是玩物喪志,過於沉迷,而是清楚明白自己怎樣去做好一件事就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