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學院高級導師 黃淑芬的色彩世界

文:校園記者梁馨元 │ 圖:張愛華、校園記者洪瑄粗 │ 第77期 三月號 澳大人

隨著辦公室的大門敞開,珍珠黃、水晶藍、少女粉,不同色彩流動於這暖黃色格調的空間內,工作桌如調色板般豐富。澳門大學教育學院高級導師黃淑芬(Fanny)在她的辦公室中,指揮各種色調,演奏出她獨有的純粹與真我。

  

研究Lolita服飾

“我就是喜歡繪畫,不甘局限於文字的工作,想把我的想法與感受呈現在畫布上。”這位有著一頭清爽短髮,笑容可掬的女子如是說。作為文化與藝術的研究者,Fanny以自己的獨特創作方式呈現她的作品。

Fanny畢業於英國倫敦金斯頓大學,主修藝術,後取得英國倫敦大學金匠學院視覺藝術及文化教育碩士學位,現於香港浸會大學的人文與創作學系修讀博士學位。她的作品主要演繹對人和事物,以及大自然探索之間的觀察和回憶,其作品曾於香港、英國及韓國展出。

左:鑲上鏡子的作品之一;右:紀念外祖父的作品

Fanny最近在澳門瘋堂十號創意園剛完成《奇蹟、蘿莉(一)》的展覽,她說:“十年前我還在香港工作的時候便知道了Lolita的群體。近年Lolita服飾的創作性及演變特別吸引我。”因此,Lolita文化成為她的研究對象。

“在研究及訪問Lolita的群體過程中,我收集到一些愛好者親自製作出來的飾品,我從她們身上獲得了創作靈感和題材。” Fanny的作品給人很夢幻和少女的感覺,畫布上時而鑲有亮麗的珠片、碎花、優雅蕾絲、輕盈羽毛,時而有面鏡點綴,“我在某些作品上鑲上一面鏡子,其實是想傳達一種何為美的概念,當蘿莉愛好者們站在鏡子面前欣賞自己的可愛典雅之時,或許就是她們認為自己最美的一面。” Fanny認為Lolita次文化帶後現代色彩,也有著一種非常自我,積極向上的生活態度。

左:這幅作品表達了一位Lolita女孩由粗魯女孩變淑女的轉變
右:靈感來自跟母親旅行時所拍攝照片的版畫作品

這個世界有很多好玩有趣的東西”

當有女孩或男孩穿著Lolita服飾走在街上,經常會引人注目甚至有所疑惑, Fanny說:“當你對某些事物不完全理解時而有所排斥,也許只能說明你對這個世界知道的很少。我覺得我們應該要更多的去看,去認識,接觸更多事物,這個世界有很多好玩有趣的東西。”

Fanny在澳大主要教授通識課程“Visual Art”,課堂上,她要面對來自五湖四海的學生,讓課程更國際多元一直是她努力的方向。“我會嘗試從生活層面給予學生廣泛的認知,譬如介紹不同文化的服飾、習俗等。也會帶領他們參觀不同的建築物,感受澳門中西共融的文化。”在澳大任教已六年的Fanny說:“我最感恩的是澳大給了我一個穩定的教學環境,並提供了一個寬敞、可容許我在裡面自由創作的辦公室。”

Fanny邀請她的Lolita文化研究對象出席其展覽開幕式

喜歡顏色筆屑的女孩

從小就有藝術天賦的Fanny,小時候最喜歡盯著彩鉛色筆屑看,因為“覺得他們像顏色滴落下來的彩色星星。”儘管天生有繪畫天賦,Fanny中學時也有受到過挫折。“我在香港讀書時,藝術試過不及格,但我沒有放棄。一直堅持著畫,最後在中學會考竟考獲A級成績!”創作於她而言是一個過程,而非結果,“創作本身就是一個很開心的得著,看著自己的畫筆下能融入這麼多感情與回憶,真的很享受。”

這條Lolita款的裙子是Fanny的珍藏

媽媽,我想你被boss罵。”

小時候外祖父經常帶Fanny去田裡摘一種俗稱酸咪咪(學名:酢醬草)的花朵來嚐,長大後,她把這種思念創出了一幅記念和外祖父一起在鄉間生活的作品。在創作路上,親情一直給予Fanny豐富的創作靈感。在Fanny辦公室更有一幅靈感來自跟她母親旅行時的照片,也有她為女兒拍的照片。

Fanny收藏的Lolita飾品

每逢週末Fanny都會回香港照顧尚就讀幼稚園的女兒,“很辛苦是當然的呀。但是看到女兒就滿足了。”說完她以慈愛的目光注視著女兒可愛的照片,“每次從香港的家回澳門,女兒總是向我說:媽媽我不想你返工。我說:媽媽不返工要被boss罵呀。女兒就嘟著嘴說:媽媽我想你被boss罵,你不要回去好不好?”

每當談及女兒與家人,Fanny眼裡盡是思念與疼愛,仿佛她不再是一位學者,或是畫家,只是一位普通的母親。就是這樣一位熱愛色彩,熱愛創作的女性,用
畫筆一直堅持發出她內心獨有的聲音。